张岩松


给世界银白的包装
是一种劳动
你来时携带用不尽的棉花

在野地
我成为另一类雪人
雪飒飒下着
声音正在我身上增加血肉

柳宗元垂向江面的钓钩
钓着了你的身体

出水时,你说的话
我没有听懂
而我的问话穿过了你透明的耳朵

这情景
不需要解释仅是一次睡眠
单一的事情带来失传的语言
我坐在树枝下面
我要用你的语言说明
我脸上的绯红并不是因为激动

 

分享到:
返回 张岩松的诗

张岩松的其他诗歌(更多..)

其他诗人的作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