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一尺 韩博


电话的那一端,爸爸
说,高岭子
雪厚一尺

我跟妈妈
躺在火车上
童年穿过又一个隧道,在雪下

她不想看见
榛子、桦树和柞木
它们倒退着跑下了山岗

它们惊醒了
自恋的狐狸
滑雪场刚刚降临它的午睡

我梦见了妹妹
她尚未降生
却知道我的名字

她想快点回家
猫饿了,她说
猫只拧开了水龙头

雪花爬上高岭子
白色之上
还是白色

我们的家,在树林的尽头
天黑的地方
大地一片枯黄

 

分享到:
返回 韩博的诗

韩博的其他诗歌(更多..)

其他诗人的作品(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