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析梦 刘自立


记忆在梦中蹦跳,以期待天地间秩序大乱
童年的形像瓷出新瓶,以盛装往日的活苹果
记忆从不展示墓地,即便我几次出入憧憬
墓碑挺拔、脊骨依偎,我们交谈于地平线上
记忆一个人走来,不分你、我、他汇友于众
虚实的界线被孤独,拆零为画面的经天纬地
我不知道单数的存在是对、是错、是大海,
抑或建孤岛上一具枯树?
一杯咖啡散发着早年的浓香以至她颗粒未存
记忆的游戏在结束时开始,是为了明证地球
有时是圆的,有时是方的
我害怕深夜的天幕上,陡现一个出口标志
我们去向何方?是否掀开帷幕?或者一睹
甲虫沿着学校的高墙,攀爬成人一样的高度
记忆把我卷在风车上,滚动从小到大的花絮
尽管我们在一个瞬间之内做了母亲也做了女儿
积雪像白发渗透血液,而红色凝成一块块石头
记忆呼唤过革命,春风般把狂潮扑入人间
这艘大船在四重奏里下沉,弦乐缠绕着救赎
究若橹声矣了,情歌四溅
记忆之父伸出双手,挽起圆形厅堂里的女孩
记忆被罄香的曲线装饰,以至霹雳完美地圆梦
那时树与树的对话由鲜草牵线勾勒出她的体韵
女树人遮蔽太阳的诗话逢制西风偌大的伤痕
记忆迈下床榻,经过老城厚重如岩石的日午
四脚柱于四季中静谧的一刻打扮这位女牧神
记忆为庞大的沉寂伴舞,舞人面对舞谱,她们
狂笑地燃烧起来,让火焰冲上堤坝
记忆搬动如根大笔,巨腕一挥,又一条疆界
划分出另一种男与女人
天空在我颤抖时开始飞翔,我的脚下一无所有
记忆端写所有的汉子,一个个囚房如此之美
以至侍女们一动身就会死去
那时,沐浴中人体的水藻,衍化为千年的病毒
一根黑法辗转起伏,显现在咆哮的水柱上
记忆聆听时钟擂击钟点,梦与醒在两地聚首
离散、消损,亲吻化为湖上的大雪
记忆飞向琉璃瓦,迎接父与子构筑的神话
记忆飞过琉璃瓦,以便躲开生锈的安徒生
一个梦、生死、死亡、复活,她游弋在
斯芬克斯的谜体当中
无数梦,死亡,生长,弥漫在猛醒的远束
虽然,无与伦比的推论已
奄奄一息
……

 

分享到:
返回 刘自立的诗

刘自立的其他诗歌(更多..)

其他诗人的作品(更多..)